当前位置: www.5258.com > www.6122.com >
《聊斋志异》是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
发布日期:2019-11-09 访问量:

  ②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山洞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清喷鼻,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分歧,而乐亦无限也。

  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从积薪此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此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本文写的是两只狼取一个屠户之间的一场较劲,的狼想吃掉屠户,却最终双双毙命于屠户的刀下。

  ③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扶携提拔,往来而不停者,滁人逛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喷鼻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织,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颜鹤发,寂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④已而落日正在山,博亚棋牌,人影狼藉,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逛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逛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做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老婆邑人来此,不复出焉,遂取外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逐个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局内人语云:“不脚为外也。”

  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

  《聊斋志异》是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志”是记的意义,“异” 是指奇异的事,多为鬼狐的故事。

  【乙】明日,宿旦子冈①。甫②行数里,见四野禾苗油油然,老长男女俱耘于田间。盖江北之俗,妇女亦耕田力做,以视西北须眉逛惰不事出产者,其俗洵③美矣。偶舍骑步行,过一农家,其丈夫方担粪灌园,而妇人汲井且浣④衣,门有豆棚瓜架,又有树数株郁郁然,儿女啼笑,鸡犬鸣吠。余顾而慕之,认为此一家之中,有得所之意,自恨不如远甚也。

  【甲】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如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畅。地盘平旷,屋舍仿佛,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此中往来种做,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①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反转展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酒徒亭也。做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取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酒徒也。别有用心不正在酒,正在乎山川之间也。山川之乐,得而寓之酒也。

  谢御史者,吾楚湘乡谢芗泉先生也。当乾隆末,宰相和珅用事,权焰张。有宠奴常乘和车以出,人避之,莫敢诘。先生为御史,巡城遇之,怒,命曳下奴,鞭之。奴曰:“敢鞭我!我乘我从车,汝敢鞭我!”先生益大怒,痛鞭奴,遂焚烧其车。曰:“此车岂复堪宰相坐耶!”九衢①中,人聚不雅,喝彩曰:“此实好御史矣!”和珅恨之,假他事削其籍以归。先生文章名一时,喜山川,乃遍逛江浙,所至,人士争奉筇屐②送。喝酒赋诗,名益高,全国之人,皆传称“烧车御史”。和珅诛,复官部郎以卒。

  (5)结尾一段使用了什么表达体例?结尾一句是对狼及像狼一样恶的冷笑,但换个角度,它又告诉“人”什么呢?

  昔者,齐王使淳于髡①献鹄于楚。出邑门,道飞其鹄,徒揭空笼,制诈成辞②, 往见楚王曰:“齐王青鸟使来献鹄,过于水上不忍鹄之渴出而饮之去我飞亡。吾欲刺腹绞颈而死,恐人之议吾王以鸟兽之故令士自伤杀也。鹄,毛物,多相类者,吾欲买而代之,是不信而欺吾王也。欲赴佗国③奔亡,痛吾两欠亨。故来服过, 叩头大王。”楚王曰:“善,齐王有信士若此哉!”厚赐之,财倍鹄正在也。

  (3)做者正在第④段中说“人知从太守逛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请你按照文章内容,对“太守之乐”中“乐”的内容进行归纳综合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2 http://www.tradefre.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