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5258.com > www.5258.com >
】 肉屏獨站細考虑 【 肉屏 駱駝背也
发布日期:2019-11-01 访问量:

  ●元詩紀事卷三十七 【 女冠】 侯官陳洐輯 元氏 李翠娥 ◆元氏 詠天花板 ○詠天花板 補天手段暫施張不許纖塵落畫堂。寄語新來雙燕子移巢別處覓雕梁。 誠齋雜記元遺山妹為女冠 文而豔。張平章當揆欲娶之使人囑裕之 辭以可否正在妹。張喜自往訪覩其所向。至則方自手補天花板輟而送之。張詢近日所做應聲答。張悚然而出。 閨秀詩評清貞之意因物觸發脚令觀者起敬。 ◆李翠娥 庭前梅樹 ○庭前梅樹 粲粲梅花樹盈盈似美女。甘愿宁可對冰雪不愛豔陽春。 覓燈因話翠娥姓李氏淮揚名倡也。長通詩書自以身隸樂籍仇恨殊不聊生。至元二年雲間陸公宅之為揚州總管。一日以官召之不得已至命之歌。對曰 「长時未習。 」公怫然曰 「然則汝習何事」曰 「學讀史、漢等書。 」公曰 「汝能識字必能賦詩。 」因指庭前梅樹為題。翠娥口占。公奇之乃賜之坐。居無何翠娥束髮簪冠披服持疏赴公拜懇賜一言。公援筆做檄文一道授之翠娥遂終其身於洞实觀。 ●元詩紀事卷三十八 【 尼】 侯官陳衍輯 妙湛 梅花尼 ◆妙湛 妙湛間人。 題管夫人長明菴圖 ○題管夫人長明菴圖 雙樹陰陰落翠巖一燈千古破幽關。也知諸法皆如幻甘老煙霞水石間。 珊瑚網管夫人長明菴圖菴居曠野垣內有屋三層橫廊通門徑豎杆懸一燈所謂「長明」也。旁有石蓮臺做施鳥食者垣外二長松下廕又一樹參之。門外坡臨水際水間復有坡樹。墨氣高古無兒女子態。夫人款云 「九年冬十一月廿有五日仲姬管道昇做。 」有比丘尼妙湛詩。小行書題其上。此尼想即菴畫中人也。 ◆梅花尼 詠梅花 ○詠梅花 終日尋春不見春芒鞵踏破嶺頭雲。歸來笑撚梅花嗅春正在枝頭已十分。 紅樹廔歷朝名媛詩詞未詳姓氏梅花絕句人皆稱善因號梅花尼。詩有悠然之趣。此尼曲已悟道不特詩句之佳也。 ●元詩紀事卷三十九 【 】 侯官陳衍輯 徐氏 羅愛卿 暨氏 ◆徐氏 座上題詩 ○座上題詩 平康巷裏掌中身翠舞珠歌玉樹春。不得籍除今義死天教娼婦愧降臣。 元史類編徐娼婦不知何許人紅巾寇常州有叛將召婦佐飲婦憤懣不聽題詩座上。叛將寸磔之。 案梧溪集以為龍江章琬孟文詩未知孰是。 ◆羅愛卿 愛卿嘉興名妓。 凌虛閣避暑玩月四首 ○凌虛閣避暑玩月四首 畫閣東頭納晚涼紅蓮不似白蓮喷鼻。一輪明月天如水何處吹簫引鳳凰。 月出天邊水正在湖 【 月出天邊 「月」原誤做「日」 據剪燈新話卷三愛卿傳改。 】 微瀾倒浸玉浮圖。搴簾欲共嫦娥語卻恨林間鳥亂呼 【 卻恨林間鳥亂呼 剪燈新話做「肯教霓裳一曲無」 。 】 。 手弄雙頭茉莉枝曲終不覺鬢雲欹。珮環響處飛仙過願借青鸞一隻騎。 曲曲欄干正正屏六銖衣薄嬾來憑。夜深風露涼如許身正在瑤臺第一層。 剪燈新話郡中名流嘗以季夏望日會於鴛湖凌虛閣避暑翫月賦詩。愛卿先成四首坐間皆閣筆。詩。 ◆暨氏 句 ○句 多情樵牧頻簪髻無从峯鶯任宿房。 七修類稿元末建安暨氏女十歲能詩人令賦野花識者知後不潔。此即薛濤父愀然之事後公然。 ●元詩紀事卷四十 【 藩屬】 侯官陳衍輯 阿■〈衤蓋〉从 楊淵海 段寶 段僧奴 段明 陳日照 陳日烜 陳日燇 陳日煃 世子 陳遂 陳秀峻 陳除夕 陳愛山 黎崱 黎括 范邁 阮忠彥 阮聖訓 范五老 圓照 李齊賢 鄭可臣 柳淑 ◆阿■〈衤蓋〉从 【 以下滇南。 】 从段功妻。 愁憤詩 ○愁憤詩 吾家住正在雁門深一片閒雲到滇海。心懸明月照彼苍彼苍不語今三載。欲隨明月到蒼山悞我终身踏裏彩。 【 錦被名也。 】 吐嚕吐嚕段阿奴 【 吐嚕可惜也。 】 施施秀同奴歹。 【 歹欠好也。 】 雲片波鱗不見人押不蘆花顏色改。 【 押不蘆北方之草。 】 肉屏獨坐細考虑 【 肉屏 駱駝背也。 】 西山鐵立霜瀟灑。 【 鐵立松林也。 】 滇載記九代總管段功至正十三年繼立為總管 【 至正十三年 「三」 滇載記古今說海本做「二」 待考。 】 。明玉珍自將紅巾攻雲南梁王及憲司官皆奔威楚諸部悉亂。功敗紅巾梁王深德功以女阿■〈衤蓋〉妻之。其大理夫人高氏寄樂府促之歸功得書乃歸。 既而復往梁人私語梁王曰 「段平章復來 大有吞金馬嚥碧雞矣 盍早圖之。 」梁王密召阿■〈衤蓋〉 命之曰 「親莫若父母寶莫若。功今志不滅我不已脫無彼猶有他平章不失富貴也。今付汝孔雀膽一具乘便可毒殪之。 」从潸然受命夜寂私語平章曰 「我父忌阿奴願與阿奴西歸。 」因出毒具示之。平章曰 「我有功爾家我趾蹶傷爾父為我裹之爾何制言至此」三諫之終不聽。明日東寺演梵至通濟橋馬逸因令蕃將格殺之。阿■〈衤蓋〉聞變失聲哭曰 「昨瞑燭下纔講與阿奴雲南施、施秀煙花殞身今日公然。阿奴雖死奴不負信黃泉也。 」欲自盡。梁王防衞者乃萬方。从愁憤做詩。 ◆楊淵海 題壁 ○題壁 半紙百戰身不胜今日總紅塵。死生自古皆由命禍福于今豈怨人蝴蝶夢殘滇海月杜鵑啼破點蒼春。哀憐永訣雲南土錦酒休教灑淚頻。 滇載記平章從官員外楊淵海亦題詩粉壁飲藥而卒。詩。梁王愛淵海之才綣意欲為己用見詩痛悼乃厚恤之。 ◆段寶 寄梁王 ○寄梁王 狼烟狼煙信不符驪山舉戲是支梧。平章枉死紅羅帳員外虛題粉壁圖。鳳別岐山祥兆隱麟逛郊藪瑞光無。自從边界鴻溝後成敗興衰不屬吾。 滇載記大理十代總管段寶功之子。明玉珍復侵善闡梁王遣叔鐵木的罕借兵大理時寶已長答書云 「殺虎子而還喂其虎母分狙栗而自詐其狙公。假途滅虢獻璧吞虞。金印玉書乃為釣魚之喷鼻餌繡閨淑女自設掩雉之網羅。況平章已亡兄弟罄絕今止遺一獒一奴。奴再贅華黎氏獒又可配阿■〈衤蓋〉妃如斯事諾必借大兵如其不成待金馬山換做點蒼山昆明池改做西洱河時來矣。 」書後附以詩。梁王見而恨之。 ◆段僧奴 寄兄詩二首 ○寄兄詩二首 珊瑚勾我出喷鼻閨滿目潸然淚濕衣。冰鑑銀臺前長大金枝玉葉下芳菲。烏飛兔走頻來往桂馥梅馨不暫移。惆悵未忍別應知含恨點蒼低。 何彼穠穠花自紅歸車猶別洱河東。鴻臺燕苑難經目風刺霜刀易塞胸。雲舊山高連水遠月新春疊與秋沉。淚珠卻似彻夜雨千里關河幾處逢 滇載記平章女僧奴志恆不忘父讎。將適建昌阿黎氏出名片繡文旗以與寶曰 「我自束髮聞母稱父冤恨非须眉不克不及報。此旗所以識也。今歸夫家收合東兵飛檄西洱汝急應兵會善闡。 」又做詩二首。 ◆段明 句 ○句 方今全国平猶易自古雲南守獨難。 炎徼紀聞段寶卒子明以洪武十四年繼為宣慰使。壬戌春上遣潁川侯傅友德、西平侯沐英將兵破善闡梁王把都鴆死段明懼乃馳書友德等。略曰大理乃唐交綏之外國善闡實宋斧畫之餘邦。地莫能酬中國之郡邑平易近莫能列中國之營屯。征之而徒勞甲兵寬之而海納鱗介。乞依唐宋故事頒降「雲南王」印一顆大統曆一本律令一部连年小貢三年大貢則君臣之間兩無猜忌上下之分。各安勞逸。友德怒撻辱其使諭令速降。明再上書其略曰善闡危如登天大理險倍投海。自古以講和為上全師為奇。大國既有其兵小國亦有其備迨乎糧盡馬死將獨兵離為全国笑。書後附以詩有句。友德等大怒督兵並進明兵大敗擒俘京師。雲南悉定分置府縣比之中州矣。 案段明始終不降當歸元藩屬。 ◆陳日照 【 以下安南。 】 宋史昊旵卒無子以女昭聖从國事遂為其壻陳日煚所有。 案昊旵李氏安南國王。 元史安南列傳憲三年烏蘭哈達兵次交趾北先遣二人往諭之不返乃分道進兵遂入其國。八年日煚傳國於長子光昺光昺遂納款。 案史做日煚而齊東野語、安南傳皆做日照。 句 ○句 池魚便做鵾鵬化燕雀安知鴻鵠心。 齊東野語安南國王陳日照者本福州長樂邑人姓名為謝升卿。少有弘愿不屑為舉子業間為歌詩有。類多不羈語。 ◆陳日烜 日烜光昺子元世祖時自立薨諡聖王道號太虛子。 安南傳元兵凡三破國殺獲幾十萬然終不成久而日烜亦進代身金人贖罪詔止不伐。 遊天長故鄉 ○遊天長故鄉 景清幽物亦清幽一十仙洲此一洲。百部歌乐禽百舌千行奴僕橘千頭。月無事照人無事水有秋涵 天有秋。四海已清塵已淨本年逛勝舊年逛。 南翁夢錄陳氏第二代王曰聖王既傳位世子 晚年頗閒適。嘗逛天長故鄉有詩。此詩做時蓋經元軍兩度征伐之後國中安樂故結意如斯。其命意清高疊字振響非老於詩者焉能道此。 ◆陳日燇 日燇日烜子謚仁王。 南翁夢錄仁王既傳位世子 乃落发 吃苦精進為一方祖師。菴居安子山紫霄峯自號竹林大士。 詠梅 山房漫興 口占 ○詠梅 五出圓葩金撚鬚珊瑚沈影海鱗浮。個三冬白枝前面此一瓣喷鼻春上頭。甘露歌凝癡蝶 醒夜光如水渴禽愁。嫦娥若識花佳處桂冷蟾寒只麼休。 ○山房漫興 誰縛更將求解脫不凡何须覓仙人。猿閒馬倦人應老依舊雲莊一榻禪。 言逐朝花落名利心隨夜雨寒。花盡雨晴山寂寂一聲啼鳥又春殘。 南翁夢錄竹林大士詠梅。其清爽雄健迥出人表。千乘之君趣興如斯誰謂人窮詩乃工乎又山房漫興二絕句。其瀟灑出塵長空一色騷情清晰逸脚超羣。有大喷鼻海印集頗多絕唱。惜其地遭兵火不得流傳余只記誦一二罢了。 ○口占 紅潤剝龜腳黃喷鼻炙馬鞍。山僧持淨戒同坐分歧餐。 南翁夢錄陳太上之孫名道載號文肅者仁王之從弟。仁王落发一時入城文肅來謁命官廚以海味食之笑語盡歡。王口占。觀其君臣兄弟相得如斯脚感谢感动也。 ◆陳日煃 日煃日■〈火阜〉子諡明王。 案 南翁夢錄安南陳氏第八代王諱叔明 明王第三子。 知明王為第七世。而安南傳云日燇卒子日套嗣。日套卒子日爌嗣。日爌卒子日■〈火阜〉嗣。日■〈火阜〉卒子日煃嗣。日燇為第三世知第七世名日煃。 賜范邁 ○賜范邁 臺烏久矣噤無聲整頓朝綱事匪輕。殿上昂藏鷹虎氣男兒到此是。 南翁夢錄明王叔父為上宰傳國柄不避嫌疑且與宰執有隙。適敌人上變告誣搆上宰國相率百官彈劾議置大辟獨范邁為御史中丞固請緩獄慎刑。時上宰被收而家臣僚屬親戚奴僕下獄殺戮甚眾。邁連上諫疏 面折法司辯析人从威怒之前力爭不已。王叔既幽死後得誣搆實跡坐其姦人王甚慚愧逃贈叔父極隆。乃賜邁詩。 ◆世子 句 ○句 自顧不才慚錫土只緣多病欠朝天。 兩山集世子和前韻有之句即席次韻。 案李兩山思衍使安南祖時此世子當是聖王之子日燇頗能詩然未詳也。 ◆陳遂 遂號岑樓。 句 句 ○句 古來何物不成土死後惟詩可勝金。 山豈忍埋成器玉月空自照少年魂。 安南志略陳遂陳大王甥封威文王。聰明好學自號岑樓有文集傳世。詩。輓姪文憲侯。遂年二十四卒國人惜之。 ○句 簑笠五湖榮佩印桑麻數畝勝封侯。 【 詳阮忠彥下。 】 ◆陳秀峻 秀峻字粹山安南國王姪武道侯子封文紹侯更文義侯。 句 ○句 三世八喪千古痛一身萬里百年孤。 元詩癸集至元間元兵至安南勸其父歸順。途中見出國道亡者做八悼章有。至京師詔封輔義公。 ◆陳除夕 寄臺中寮友 ○寄臺中寮友 臺端一去便海角回顾傷苦衷事違。九陌塵埃人易老五湖風雨客思歸。儒風不振回無力國勢如懸去亦非。今古興亡实可鑒諸公何忍諫書稀 南翁夢錄 至正間 交趾陳除夕以陳家冑仕裕王為御史医生。 王不勤政 權臣多除夕數諫不納。裕王沒其姪昏德嗣立時事更甚。除夕上書不報乃乞骸骨而去。有寄臺中寮友。 ◆陳愛山 絕句 ○絕句 寶鼎喷鼻銷沈水煙碧紗春帳薄如蟬。洞章吟罷愁成海人正在闌干月正在天。 又 牕畔喷鼻雲暗碧紗等分午睡不由茶。相思正在望登樓怯一樹木棉紅盡花。 南翁夢錄陳家冑有號愛山者多吟小詩時有麗句。嘗有。又。 ◆黎崱 崱字景高 【 景高 「景」原誤做「京」 據揭文安公全集卷七讀黎景高僉事漢陽郎官湖李太白祠詩及元人諸集中題贈詩改。 】 號東山安南人。九歲試童科陳大王留摆布。官至僉歸化宣撫司事。晚自號靜樂。入中國垂五十年。著有安南志略二十卷、靜樂藳若干卷。 內附 ○內附 十丈樓船下粵瀧將軍繫組列城降。中朝一統有今日南國小臣如斯江。自入羽毛州賦後須忠鱗介土飛光。當年百歲秦佗老何事詩書滯一邦。 安南志略自注至元甲申官軍入境世子遣兄子彰憲侯率崱等拒之力屈遂降。 ◆黎括 字伯括清化人。 送朋友使元 ○送朋友使元 驛三千君據鞍海門二十我還山。中朝使者滄江客君得我得閒。 南翁夢錄其朋友為官者當元季時奉使燕京括送之。識者知括將貴。後括及第果驟遷擢居先於其友云。 ◆范邁 絕筆 ○絕筆 自從謫落下人間六十餘年一瞬看。拉菲平台登录,白玉樓前秋夜月朝实依舊傍闌干。 南翁夢錄范遇、范邁本姓祝氏交趾莊仁人也。兄名堅弟名固皆少年登高科有才名。至正間正在陳明王歷官清要王以祝氏古無顯人乃改祝堅為范遇固為范邁。邁遷參知政事正在多年有清名。一日微恙索筆題詩。書畢擲筆而逝。有鏡溪詩集行 世。 ◆阮忠彥 逃挽陳岑樓 句 ○逃挽陳岑樓 生平恨不識岑樓一讀遺編一點頭。簑笠五湖榮佩印桑麻數畝勝封侯。世間此語誰能道萬古斯文去已休。欲酹騷魂何處是煙波萬頃使人愁。 南翁夢錄陳家冑有號岑樓者弱冠能詩二十七歲而卒有岑樓集行于世。墳正在烏鳶江上。介軒阮忠彥亦有詩名不及相識行過烏鳶有逃挽詩。 「簑笠五湖」一聯是岑樓詩句也。 ○句 介軒先生廟廊器茂齡已有吞牛志。年方十二太學生纔登十六充廷試。二十有四入諫官二十有六燕京使。 南翁夢錄阮忠彥早有才名頗自負。嘗有長篇詩其略。其自負矜伐如斯。然事陳明王歷樞要登卒有令名。有介軒集行世。 ◆阮聖訓 句 ○句 巢鳥寄林休砍木蟻封正在地未耕田。 南翁夢錄澄太父之外祖曰阮公諱聖訓事陳仁王為中書侍郎。性甚仁厚少年登高科最能詩當時無敵。後人稱為「南方詩祖」 。嘗有田園漫興詩其一聯。識者歎其仁心及物必有餘慶。後其女配我曾祖生太父及陳明王次妃妃生藝王卒有贈典卑榮門閥。 ◆范五老 絕句 ○絕句 橫槊山河恰幾秋三軍貔虎氣吞牛。男兒未了債羞聽人間說武侯。 南翁夢錄范五老事陳仁王為殿帥上將軍。生平身世戎行頗好讀書倜儻有弘愿喜吟詩於武事若不經意然所領軍必為父子之兵每戰必勝。嘗有詩。 ◆圓照 句 ○句 籬下沉陽菊枝頭淑氣櫻。 安南志略梅圓照禪師嘗做參從題訣略云。一日堂前坐次忽有僧問佛之與聖其義云何曰。多類此。 ◆李齊賢 【 以下高麗。 】 齊賢字仲思號益齋高麗人。官至雞林府院君諡文忠。 益齋亂稾李穡序年未冠已出名當世大為忠宣王器沉。從居輦轂下朝之大儒縉紳先生若姚公牧菴、閻令郎靜、趙令郎昂、元公復初、張公養浩咸逛王門先生皆得與之交際。 李穡撰墓志奉使西蜀所至題詠膾炙生齿。從王降喷鼻江南樓臺風物遇興遣懷每從容曰 「此間不成無李後从也 【 李後从 益齋集 粵雅堂叢書本附錄李穡墓志做 「李生」 。 】 。 」 則天陵 鄭瓜亭 戀 處容 ○則天陵 歐陽永叔列武后唐紀之中蓋襲遷、固之誤而益失之。呂氏雖制全国猶名嬰兒以示有漢若武后則抑李崇武革唐稱周立社而定年號凶逆甚矣當舉正之以誡無窮而反卑之乎謂之唐紀而書周年可乎或曰記事者必首年以繫事所以使條綱不紊也。如子之說中既廢之後將闕其年而不書全国之事當何所繫哉曰魯昭公為季氏逐居乾侯春秋未嘗不書昭公之年房陵之廢與此奚異做史而春秋吾不知其可也。 久客萬事慵好古意未歇。停驂問遺平易近枉道尋斷碣。關輔古帝畿壯觀不湮沒。千年阿婆陵百里見城闕。根連隴坂長氣壓秦川闊。麒麟與獅子摆布勢馳突。侍臣羅簪纓摆布列鈇鉞。當時竭財力慮欲錮扃鑰。興廢理難逃久為狐兔窟。憶昔陰乘陽四海憂禍烈。牝鳴殷家索燕啄漢嗣絕。文皇順天心百戰啟王室。竟然攘神器肯念黃裳吉。丁寧雙陸夢黯慘虞淵日。尚賴得忠賢尚能返故物。歐公信名儒筆削不免失。那將周餘分續於唐日月。區區女媧石豈補彼苍缺擬做擿瑕編才疏愧王勃。 益齋亂稾閱晦菴感遇詩拊卷自歎。孰謂後生陋學其議論有不謬於朱子耶又得范氏唐鑑讀之亦有此論不覺一笑悔其少做也。仲思誌。 李穡撰墓志銘初公讀史筆削大義必法春秋至則天紀曰 「那將周餘分續我唐日月。 」後得朱子綱目自驗其識之正。 ○鄭瓜亭 憶君無日不霑衣政似春山蜀子規。為是為莫問只應殘月曉星知。 高麗史鄭瓜亭內侍郎中鄭敘所做也。敘自號瓜亭聯昏外戚有寵於仁。及毅即位放歸其鄉東萊曰 「今日之行迫於朝議也。不久當召還。 」敘正在東萊日久召命不至乃撫琴而歌之詞極悽惋。齊賢做詩解之。 ○戀 鵲兒籬際噪花枝蟢子牀頭引網絲。余美歸來應不遠早已報人知。 高麗史行役者之妻做是歌託鵲蟢以冀其歸也。齊賢做詩解之。 ○處容 新羅旧日處容翁見說來從碧海中。貝齒頳脣歌夜月鳶肩紫袖舞春風。 高麗史新羅憲康王逛鶴城還至開雲浦忽有一人奇形詭服詣王前歌舞讚德。從王入京自號處容。每月夜歌舞于市竟不知其所正在。時以為。後人異之做是歌齊賢做詩解之。 ◆鄭可臣 可臣高麗人。 詠駱駝鳥卵 ○詠駱駝鳥卵 有卵大如甕中藏不老春。願將千歲壽醺及海東人。 朝鮮史略世子如元謁帝引見便殿問讀何書對曰 「有師儒鄭可臣從行宿衞之暇時從質問孝經、論語。 」帝大悅試喚可臣來世子引與俱入賜坐。後一年帝召見於紫檀殿御案前有物大圓小銳色潔而貞高可尺有五寸內可受酒數斗乃摩訶鉢國所獻駱駝鳥卵也。命世子觀之仍使可臣賦詩以進。詩。 ◆柳淑 句 ○句 不是忠衰誠意薄大名之下久居難。 朝鮮史略元至正二十八年辛旽殺柳淑。初淑之退也于餞席做詩末聯。旽陰求淑罪有人為旽誦此詩旽譖於王曰 「淑以句踐比上范蠡自比罪莫大焉 」王乃命杖之除名籍沒。旽遣人縊殺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2 http://www.tradefre.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